江米可

只喜欢澄澄,毒唯没错了

PS:  羡/曦澄  和  曦/羡澄 是一样的,不要当成两个,结局我还没想好和谁在一起...到时候再说吧,就这样,晚安💜💜


回首又见他(曦/羡澄)

      金凌和蓝氏小双壁走的太近,那些老东西们早就想占领金氏,如今,倒是落得一个好借口。江澄暗骂了一句不省心的小崽子,脚下的剑却分毫没有慢下来。

      到了金麟台,看见金凌一个人站在中央,接受下面的那些人对他的讽刺,江澄看了,心都被揪起来了。大步上前,人还为到,紫电却落在那些叫嚣人的脚下。那些人一看见紫电,心都凉了半截,金凌看见江澄,眼睛都亮了几分,但又想到自己的腿,不免抖了抖,低下头,仿佛一个乖乖认错的乖孩子。

       江澄走近了,站在金凌身旁,紫电噼里啪啦,不大不小的响着,只听江澄说:“不知几位长老,金宗主做错了什么,引得众人口伐,如果,今个是他做错了,我亲自惩罚,不含私情,如果你们没事找事,呵,紫电伺候。”那些人抖了抖身子,一个推一个,最终推出一个年龄颇大的老者,那老者哼了哼,大义凛然的说道“并非我等造次,只是金宗主与蓝氏走的太近,公务堆积如山,三天两头却看不见人,金麟台才刚结束金光瑶的事件,声誉受到影响,金宗主却不加以治理,你虽是金宗主的舅舅,但也不能因此来否定金凌所做的事。”到最后,尽然直呼宗主大名,江澄皱紧眉头,紫电越发清脆,仿佛下一刻就要落到人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   江澄停疑了小会儿,明白了其中的厉害,他对长老们做出承诺:“金凌如今才十八岁(如果有错,请不要介意),正是少年时,多和朋友出去夜猎是好事,更何况还是和姑苏蓝氏,这可以增强金麟台和姑苏蓝氏的关系,另外,此事是金凌做得不对,我虽作为舅舅,但也不会徇私”,说着,紫电落在金凌身上,金星雪浪瞬间变成了红色,金凌闷哼一声,眼眶顿时红了,手握成拳,隐藏在袖子下,众人见此,也不再好多说什么,一一告退了。

       等众人走完,江澄让金凌坐下,从乾坤袋里拿出药膏,轻轻涂在金凌的伤口上,“舅舅,你为什么”“为什么打你是吧,”江澄没等金凌说完,就已经猜到,“我打你是因为你未尽宗主之责”,是因为你要长大,“是因为你不分主次,”是因为我要让你成长,“是因为你没有管好金麟台,连那些老不死的都压制不住,”是因为我再也护不住你,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。江澄就是这样,想的永远和说的不一样,“舅舅!你好狠的心,我从小没有朋友,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两个,你们却总让我分开,我讨厌你。”说完,不顾伤口,撩起衣服就御剑跑出。

        江澄伸了伸手,想抓住他,可看见金凌远去,又将手垂下“金凌,我”是爱你的,“噗,”一口血吐出,金丹已经蠢蠢欲动,开始脱离控制,要回到那个人身边了。

再也耽搁不得。江澄以最快的速度,御剑回云梦,写好一封密函,交代给大弟子江念(字无隐),交代他在他去世以后,掌管云梦江氏,此后一直闭关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 十日之后,云梦传来消息,三毒圣手江晚吟因积劳过度身亡,云梦江氏传给其大弟子江念。与此同时,姑苏又传来消息,夷陵老祖魏无羡已重新凝聚金丹,仙鬼双修,姑苏一时之间成为修仙界所忌惮的对象。











脑子已坏了,等有灵感再发吧!


回首又见他(羡/曦澄)

      江澄等了那个人十三年,他离开三个月,佩戴随便三个月,他走了十三年,陈情贴身十三载。血洗乱葬岗的后几年,江澄抽着鬼修,世人皆夸江小宗主大义灭亲,富有正义感,可是这抽着抽着,世人的话又变了......

      时间:观音庙之后

     “呵,这江宗主心狠手辣,连昔日师兄都下得去手,啧啧啧”“诶诶诶,人家是怕被师兄抢去了风头啊,哈哈哈哈”“可不是嘛,那江晚吟的金丹还是他师兄的呢,呵,用着别人的金丹,还杀了人家,江家呀,怎么出了这么个忘恩负义的狼啊”......一家云梦小酒馆里,热热闹闹的议论着守护他们的人——江澄 。

     很不巧的事,正主在这旁边听着呢,江澄听着他们议论纷纷,冷笑了一声,随即又拿起酒壶像嘴里猛灌,听到他们议论到江家,刚想拿起紫电抽他们,但又想他们也只是普通人,沉了沉心,又喝起酒来 。

      是了,江澄变了,江澄自观音庙后,彻底的像变了一个人。怎么说呢,从前江宗主脾气暴躁,谁人敢说一句江家不好,呵,紫电伺候,但是,现在...呵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  江澄想着,算了吧,金丹还个人家,免得再被人说是他江晚吟欠他魏无羡的,呵,他江晚吟何时需要欠别人了,还了这一颗金丹,就当江家从未有过魏无羡,从未有过那个与他抢排骨汤的师兄。

     江澄有了这个想法后,就立刻开始行动起来,准备草药,广招医术高明之人,培养宗主人选,暗中压制那些金家不安分的老东西。一件件事情压在江澄肩上,那家酒馆的议论压在江澄心上,使他根本没办法做到放松,偏偏此时,金凌又出了点问题...

    












练练手,幼稚园文笔,下一章,澄澄基本就要穿越了